我是一颗闪亮的白煮蛋

【柚子茶天天喝】羽生龙与天天骑士1

西幻~

羽生·霸道·酷炫龙和小可爱专业知识一流的学霸龙骑士天天。

连载中~

期待各位小仙女的评论小红心和推荐哦~笔芯~     


       金博洋,是华国的预备役龙骑士之一。

 

       他认真肯干,每天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猪晚,日日苦背《养龙的一千零一条守则》。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卵用。

 

       “咳,天啊,你也别着急,不就是龙吗?时候到了也就有了。”

 

       隔壁国家的龙骑士戈米沙摸了摸鼻子,他瞅了瞅趴在床上不说哈的金博洋,心里对其是同情万分。

 

       原因没啥,实在是金博洋小同学的运气太惨了。

 

       惨惨惨,惨不忍睹。

 

       按理说,博洋小同学,在多届龙骑士选美大赛、保护幼龙常识大赛以及甚至什么龙鳞片的保养大赛上,都光荣的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怎么着也能取得和龙结对的资格。

 

       但是自金博洋十五岁有资格进入龙之谷进行和龙的双向选择开始,他就开始厄运不断。

 

       第一次,     金博洋的报名表被戈米沙家的小火龙一个喷嚏给烧没了。

 

       报名表只有一张,所以哪怕金博洋痛哭流涕了半天也没能继续参加。

 

       第二次倒不是小火龙的原因,是天天自己病了,病的也不严重,不过是有点小感冒,本来骑士长看他可怜巴巴的,想徇私把天天带进去。

 

       谁知道金天天一进到龙之谷,就被满天地的硫磺味刺激的打了无数个喷嚏。

 

       俗话说,喷嚏是会互相传染的。

 

       这可惹了大祸了,无数的小火龙、小绿龙们开始跟着一个又一个的打着喷嚏,金天天身上好不容易擦得锃光瓦亮的盔甲也被烧的黑黢黢,怎是一个惨字可以道得尽。

 

       而今年,天天精心得把报名表保护了起来,盔甲也擦得锃亮,每天呆在房间里死活不出门,生怕自己被传染。

 

       本来,应该是万无一失得。

 

       但,最后他的名额还是被顶了下去。

 

      “天天,我说那个顶替了你的人是不是走了什么后门?”跟着一起来安慰天天得聪哥有些不忿。

 

        他摩拳擦掌:“我去揍他一顿,好好问清楚!我们天儿这么努力,怎么莫名其妙得就被顶了名额?”

 

       “聪哥,不必了。”金博洋从被子里抬起头,有气无力得哀叹道:“我都——调查清楚了!人家清清白白得,是因为龙骑士协会得规矩,像我这种两年都没有配上龙得老生,是不能越过新生选龙的!”

 

       说完,他更悲从中来,头像鸵鸟一样埋在被窝里,圆滚滚的脸颊都叫人看不见了。无论戈米沙和陈聪怎么呼唤都不乐意探头了。

 

        戈米沙和陈聪只能无奈的对视一眼,哎,还能怎么着?只能等下一年了呗?

 

       金天天的龙骑士梦,今日还是遥不可及。

 

       龙之谷。

 

      “羽生。”一条纯红色的的巨龙自山顶往下面一座灰色的石砖瓦房飞下。

 

       巨龙浑身披满鲜红的鳞片,鳞片莹润,在淡金色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巨龙身长至少有四五十米,小小的瓦房在他的衬托下显得有些可怜。

 

       这巨龙堪堪停在瓦房的屋顶上:“我来给你送龙骑士的名单了。”

 

       边说,巨龙的爪子指甲尖边抖了抖,抖下一张薄薄的纸张。

 

       这巨龙嘴巴一张一合:“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没能选出个龙骑士来?我跟你说,有龙骑士伺候不知道有多舒服,你快看看我的指甲,都是我的龙骑士替我染的色呢。”

 

       巨龙扭捏的动了动,满是鳞片的大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粉红色。

 

      “很可爱。”羽生结弦礼貌的点了点头,他看都没有看那张名单,反手一团白色焰火便将其燃烧殆尽。

 

      “不过我不需要有人给我染指甲,至于战斗……”羽生结弦露出一个不明显的笑,神色带着不以为然:“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虽然金博洋没有入选龙之谷的资格审核,但是他还是眼巴巴的跟着到了龙之谷门口。

 

       熟悉的硫磺味,还有那炫酷的龙牙大门。

 

      金博洋眼泪汪汪的瞅着大门,恨不得扑上去舔舔:哎?这个龙牙脏了,我给它舔干净。

 

     “天啊,别看了。”今年荣升领队的戈米沙心疼的摸了摸几乎要贴在门上的金天天。

 

       戈米沙好气又好笑:“明年,明年我一准给你安排上,谁知道今年怎么突然出现个延迟毕业的小子呢?”

 

       这一延迟,正好错过了上一届的与龙互相选择的机会,顺移到这一次了。

 

       “我没啥,就是看看。。”

 

         金天天恋恋不舍的瞅了半天龙牙,心里怀着无限的怅惘:这牙要是是我的龙的,我才不会让他们那么脏呢,肯定天天给我家宝贝龙刷牙。

        

         此刻的金博洋还不知道,他的龙很快就要出现了。

       


之前tb刷到的一个小可爱模特,哈哈大家品一品是不是特别像天天= ̄ω ̄=

【狗崽】闹洞房(一)

     *带荒川之主X金鱼姬

       沉稳伴郎狗子X痛失萌妹痛心疾首妹控崽



      “兄弟,我大荒今个能不能娶上媳妇儿可就看你的了。”一身青色西装的荒川之主面色凝重,他伸手抓住了面前大天狗的手,眼神中闪过的希冀让原本打算置身事外的大天狗也动了几分恻隐之心。


      因为对百年单身狗荒川之主的一丝怜悯,大天狗答应了做他伴郎的要求,现在,因为这个要求万分后悔中。


      他手里拿着一沓厚厚的红包,这都是荒川之主塞给他的:“大天狗,今天你可千万不能小气,有谁要红包,你就赶紧笑笑,给她一个。”你让我笑笑,你让我笑笑?难不成我是卖笑的?大天狗心里扬起了一万个不乐意,我,堂堂风系大妖怪,SSR中的SSR,就是来这里帮你做苦工的吗?


      大天狗面对面前跳跳妹妹、鲤鱼精等一系列小妹妹们,不得不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他要是把荒川之主和金鱼姬的婚礼搅黄了,他敢肯定荒川之主十有八九能把自己的黑翅膀给拔秃了。


      还好,这些小妖怪们面对像大天狗这样妖力强大的SSR也不敢多造次,唯一一个有一击之力的辉夜姬也是个温柔的性子,涨红了脸也不敢多为难大天狗,收了红包就不好意思接着挡着了。


      大天狗的荒川之主嘴角轻轻勾起,计划通,他就知道,找这个百年大义的大天狗是最靠谱的。嚯嚯嚯,如此看来,一会他就能把自己的金鱼姬给拐走,不对,娶走了。


      “红包。”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传来。


      大天狗有丝惊诧的扬起眉头,不怪他奇怪,围在大天狗身边的原本都是些小姑娘,且大部分都是水产类。啊不对,是水族,少数几个也都是女妖怪,像跳跳妹妹什么的,现在这个恶狠狠的,眉头带着红色妖纹的男狐狸从那个方面来看都不怎么像水产,不,水族。


      大天狗心里对对方产生一丝怜悯,想来这只狐狸也是被强硬拉来的吧。他好意的挑出了个最大的红包递给了对方。


      “8888个勾玉?”这狐狸挑了挑眉头:“你们很大手笔嘛。”妖狐一插腰,却没有像那些拿了红包的妖怪一样退到外面:“就这么点就像把小生的妹妹娶走?再等八辈子吧!小生的金鱼姬妹妹由小生来守护!”


      说完,妖狐还狠狠瞪了面前的大天狗一眼,可恶,这狗子长这么高干什么?跟那个拐走他金鱼姬妹妹的邪恶荒川之主一样,都是卑鄙无耻的大个儿,可怜他的金鱼姬妹妹啊,说好讨厌荒川之主总是摸她的头呢?怎么摸着摸着,好好的鱼就跟着个水产大王跑了呢!


      妖狐悲从中来,也没有了平时看见大妖怪的二突子劲儿了,他面色狰狞了一瞬:“想要把金鱼姬娶走,就要面对可怕的磨难!来,座敷童子,把东西带上来!”


      妖狐现在可是恐怖的很,都敢跟SSR的大妖怪大天狗杠上了,座敷童子可不敢惹他,失去妹妹的妹控是可怕的。


       座敷童子小碎步的捧着个盘子上来了。


【维勇】致命的均衡 第三章

         维克多的身份没有被揭穿时,一直都是警署里的优秀警督。22岁警校毕业便进了圣彼得堡警署分部,他的专业能力十分强硬,在还是个中级警督时便一举捣破盘踞圣彼得堡地下的黑帮窝点,直接被任命为高级警督。此后更是屡破奇案,一路扶摇直上,在30岁那年成功进入总部。得到局长的大力培养,甚至将自己钟爱的弟子勇利交给维克多训练。

        勇利当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仰慕、喜欢的前辈竟然有一天会被自己亲手送入监狱。维克多暴露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弟弟尤里。俄罗斯黑帮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尤里被构陷窝藏大量军火,当然,这也没冤枉了他,之前联合警署按兵不动是因为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现在小尾巴都送到手边,联合警署立刻摩拳擦掌打算来个一举击破。

        谁知在行动的前一天却走漏了风声。是维克多,与维克多最熟悉的勇利非常清楚谁泄露了消息。

        现在,这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勇利将又要对维克多进行抓捕。披集很担心勇利,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好友对维克多的感情,那慢慢发酵成爱的酸涩,折磨着勇利的心。

         勇利呼出的热气打在护目镜上形成一片迷茫的水雾,他透过水雾看到那个模糊而熟悉的身影——即使身穿囚服也挡不住他的俊朗。维克多,果然早已逃出监狱。

        现在监狱的排水道口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对峙局势——披集和波波维奇稳稳的端着枪瞄准对方,勇利手持狙击枪对准维克多,而风暴中心点的维克多确实一脸的漫不经心。

         他脖子上围着不知从那个角落翻出来的灰色围巾,双手插到黑白条纹的囚服口袋中,笑着开口:“啊,我就知道联合警署要是一定有个人能猜到我在那,那一定就是勇利了。”勇利没有搭话,他透过瞄准镜渴望的看着那个黑白身影,但却不敢放松一刻,他慢慢的深吸了一口气,尝试着不带有任何情绪的开口:“犯人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你现在已被逮捕,请放下手中武器,放弃抵抗!重申一遍,请放弃抵抗!”

        维克多还是笑,他没有因勇利的话产生任何动摇:“勇利,不要这么严肃啊,和老师重逢都说点什么吗?”狠狠的闭上了眼睛,在哪一瞬间,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时直面对上加拿大黑帮头领JJ时,维克多把他扑倒为他挡住子弹时的身影,那时趴在自己身上的维克多和现在一样,也是这么笑着,笑着调侃自己,让自己不要害怕。

         然而现在,勇利还是警督,而维克多却变成了被枪指着的黑帮间谍。勇利没有开口,他尽量活动这自己被冻僵的手指,他在来排水道口之前已经通知了其他警督,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

         维克多耸了耸肩,他笑嘻嘻的发问:“勇利,你是怎么猜到我在这的?”勇利的回答带着火气:“这可是您教给我的呢,维克多老师。”

         那时勇利到联合警署时参加的第一场竞赛,当时维克多和勇利负责攻下的堡垒和艾尼波尔的地形十分相似:沿海,气候湿热而多雨,巨大的排水系统给了他们潜入堡垒内部的机会,也给了这次维克多逃出艾尼波尔的可能。

        维克多笑着称赞:“你倒是学以致用。”勇利还没来得及对他的话做出什么评价就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头上一阵剧痛。随即他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模糊间听见有人爽朗的笑,是JJ:“啊!抱歉了,手劲有点大。”他听见维克多生气的指责,那个人笑嘻嘻的道歉,意识模糊,晕了过去。

照例在结尾求心心求评论啦~

【维勇】致命的均衡 第二章

       披集细心得帮助好友处理好了伤口,他叹气道:“你是不是又去看维克多了啊?隔着门都能听到部长 的怒吼声。”勇利含糊的应了一声,披集知道自己的好友自幼就很倔强,也没有再劝他,而是叮嘱:“你以后......还是少去吧......毕竟之前维克多是你亲手抓进去的,这次他也没见你吧?”

 

       勇利苦笑了一下,他一直在自己休假时去艾尼波尔,可是每次维克多都选择不见他。即使有身为高级警督有审讯犯人的权利,勇利也没有不经维克多的同意提讯过他。毕竟维克多是勇利进入联合警署总部后,对自己帮助最大的前辈。即使,最后发现那些好只是利用。

 

       回到东京的勇利很快沉浸在了工作之中。在卧底维克多入狱后,维克多所在的俄罗斯黑帮几乎是倾巢而出,即使各个分部立即进行了各种部署,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本次勇利去艾尼波尔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押送在中国抓获的黑帮二把手波波维奇。

 

       但即使波波维奇被抓获,猖獗的黑帮活动也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原来还算势均力敌的局势也产生了巨大变化,原本尚有余力的联合警署被逼的连坐阵本部的高级警督都全部出动。勇利本次的任务尚且还算轻松,甚至让他抽出了点时间去探望了以前仰慕的前辈。

 

       很多人都诟病勇利的优柔寡断,他们称赞勇利警督的大义灭亲,毕竟人人都知道,维克多是勇利被调入联合警署总部的指导老师,而勇利本人也毫不掩饰对维克多的仰慕。维克多呢,也是对这个弟子爱护有加,认真教导。两人的感情日渐升温。直到勇利调查出了维克多的罪证,并将维克多送入了监狱。

 

       维克多被抓捕的那天很平静,他甚至称赞了哭得难以自己的勇利:“你的侦查技巧一直都那么出色。我没有什么能教你的了。”

 

       事后总部的相关人员被彻查,联合警署的势力被大幅度重新洗牌。但这一切对勇利没有产生影响,他甚至被任命成了高级警督。但是事业有成的勇利却日渐消瘦下去,这个从日本来的羞涩青年变得更加沉默,在维克多被审判后,他申请调回了东京分部。

 

       披集对好友变化的原因心知肚明,但却帮不上一点忙,他是亲眼见证勇利对维克多的爱慕,以及最后选择抓捕维克多的痛苦和挣扎,但让他感到敬佩和欣慰的是,勇利最后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正如切雷斯提诺所说:“勇利永远都是个好警督,即使这让他痛苦。”

 

       勇利回到东京的没几个月,艾尼波尔就出事了,准确来说,是维克多劫狱了。勇利在那天一早就被紧急召到艾尼波尔。上层们还在为派遣谁的队伍与俄罗斯黑帮交战在华丽温暖的办公室扯皮不止,而可怜的勇利正在冰天雪地的艾尼波尔直面数百个膀大腰圆的俄罗斯壮汉。

       一同被派到艾尼波尔的倒霉蛋披集捅了捅身边趴在雪堆里的勇利——后者的眉毛都结了一层冰霜:“看见打头的那个金头发小子了没?他叫尤里。是俄罗斯黑帮的新头儿。”

 

       勇利专注的瞄准着,他没理开小差的队友,径自疑惑:“情报说维克多在三个小时之前就控制了艾尼波尔监狱,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和经营他的人回合?尤里怎么也不慌不忙的样子?”新任俄罗斯黑帮首领是个暴脾气并不是什么稀奇传闻。

 

       一旁的披集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脸色难看起来:“你是说,咱们收到的情报有假?这些人是假装来这里接应的?”

 

       勇利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他没有说出另外一种可能性,维克多可能早就跑了。

在结尾求一下小心心~mua~
 

【维勇】致命的均衡 第一章

       2067年,一个黑暗的年代,在过去的这五十年间,世界贫富差距逐渐拉大。财阀家族势力逐步扩大,黑手党势力难以得到有效遏制。而这时,联合警署的出现,使逐步黑暗的世界出现了一丝光明,黑暗与光明相互角力,世界的局势渐渐均衡。这种均衡的态势是无数警督用生命铸造的,所以人们也称之为——致命的均衡。

 

艾尼波尔·联合警署重大罪犯关押地

       勇利手里攥着便当袋,焦急不安的在等候室等着狱警。他身穿联合警署的黑色制服,肩上的橄榄枝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勇利没有等多久,等候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他猛的抬头望向那个棕发狱警,对方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抱歉,勇利警官,对方不想见你。”

 

       勇利猛地攥紧了手里的便当袋,他落寞的低下了头,牵动嘴角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谢谢,麻烦你了警官。”说着,他把手里的便当袋递给了狱警:“这个是我自己做的炸猪排盖饭,你能帮我交给维克托老师吗?”

 

       狱警接过便当,他一副为勇利感到不忿的样子,他愤愤不平道:“勇利警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现在已经不是联合警署的警督了,您不用对他如此尊敬,他也没有不见你的权利,您何必征求他的同意呢。”

 

       勇利没说话,他只是摇了摇头,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眼中的难过,狱警见此也没只好不再多说什么,可心里却更加愤恨于维克托的不识好歹。

 

       勇利只在艾尼泊尔呆了一晚,转天就回了东京,那里是联合警署的分部之一。勇利前脚刚到,后脚就被部长切雷斯提诺叫到了办公室。部长是勇利刚入职时的老师,他教了勇利很多作为警督为人处世的技巧和办案的知识。

       坐在转椅上的切雷斯提诺似乎很疲惫。他取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揉了揉眉心:“勇利,你是不是又去看维克托了?”

 

没想勇利在脑海中迅速的想着解释的言辞,他知道部长一向不喜欢自己和维克托有着过多接触。他没想到自己隐秘的行动竟然被部长知道了,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昨天路过爱尼泊尔时顺便拐了一下。”

 

       啪——被切雷斯提诺拿在手里的眼镜被部长扔到了勇利背后的墙上,摔了个粉碎:“胜生勇利!你是不是还没有搞清楚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身份?他现在不是联合警署的高级警督!他是黑手党的卧底!你知不知道他差点要了你的命?!”

       勇利最后也没想出什么辩解的言论,只得实话实说,脸颊被扑面而来的眼镜划出了一道血痕。最后老老实实得听了半个小时的训话才被放出办公室。披集早就小心得候在办公室门口,他在勇利出来后把手上的创可贴撕开,一遍帮忙给好友脸上的伤口消毒一遍碎碎念:“你怎么又去艾尼波尔了?这不是等着挨骂啊?”

【异世界食堂】[半精灵×兽人] 我想杀了你1

  看文注意  

※攻不是好人,并且杀了受的族人

※随性之作,不知道后续是啥,攻可能会有苦衷

※本文同人,原动漫现在更新到第七集......完结遥遥无期,所以私设甚多,之后可能会......emm......



第一章

       身为兽人族的族长之子,凯自小便拼命磨砺自己,跑到沼泽森林中与蜥人作战都是家常便饭,人族入侵时,他也冲到最前线。这样一次次危险的战斗下来,凯练就了高超的剑术,他也自傲于自己的身手,毕竟凡是与凯对战的人,都死在了他的剑下。

 

       可是在他十八岁成人那天,他却败了,而这败的代价就是兽人一整个族群的生命。他看着自己的战友的头颅被砍下,看着前几天还向他撒娇要糖的小兽人哭着被卖给人类做苦力。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提着剑,轻浮的像逗老鼠一样戏耍自己的半精灵。

 

       明明那个半精灵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但是却能精准的一剑刺中自己,使自己动弹不得。而自己呢,只能屈辱得被打下奴隶契约,卖入角斗场,任人宰割。

 

       若不是那个来自于异世界的食堂,凯或许就会死在第一场的角斗中。凯在店里吃的炸猪排不止是填饱了肚子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那家店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信念。

 

     “我还要找到我的族人。”凯在自己心里暗暗的想着,“我要杀了那个半精灵。”每次踏上那个连角落都是用鲜血浇灌的角斗场时,凯就会在心里发誓。他将每次都是用生命搏杀。有时三天不到就要上场。他几乎每天都陷入高强度的训练和血腥的对决之中,凯在这血污的生活之中唯一的慰藉就是异世界食堂的猪排饭。

 

       肌理分明而又肉汁充沛的柔软猪肉浸满蛋液,被包裹在面包渣里,在滚烫的油中煎炸适当的时间。淋上浓厚的芝士和香甜可口的蔬菜,浓浓密密得铺在米饭上。一碗,两碗,三碗下肚,凯觉得自己疲惫的身体好像跑了个热乎乎的温泉澡,又往铺着羽绒被上的床上一躺一样舒服放松。

 

      他就这样挺过了一百场。重新获得了来之不易的自由。

 

       纵然不舍,他仍然是离开了有着通往异世界食堂之门的角斗场。他成为了一名自由佣兵。踏上了寻找族人的道路。

  


嗨呀好烦啊,一章写完攻还没有出来。

    


【狗柯】从一致二

      汗水打湿了柯洁的刘海,他狼狈得低着头,死死盯着棋盘,184,从开局就已经默默数着的柯洁知道,自己输了,以四分之一子的劣势,输给了这个“机器”。

 

      97年出生的柯洁不过十九岁,他不知道什么人工智能,不知道什么机器,他的眼里只有棋盘。赛前的宣言也好,媒体的闪光灯也好,柯洁恍若忘记,他的脑海里只有三场对决中,alpha go的一步步棋子。

 

       这是一个“看不见”的对手,赛前柯洁暗暗得想着。可是它的“棋”却早已在柯洁脑海中回旋无数遍了,从alpha go与李世石对战的第一局开始,柯洁就已经在默默的关注alpha go了,那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竟然也有一天,也和alpha go对决。而那时候的柯洁,只是以一个职业棋手的专业态度去关注棋局罢了。

 

       柯洁在赛前,觉得自己还是可以赢得了与李世石对决的的alpha go的,但是,等他开展了自己与其的对决后,他才知道,自己和alpha go的差距。赛后,很多人都说,只是差了四分之一个子而已。可是对于柯洁自己来说,输了,就是输了,管他的四分之一个子还是几个子,自己,终究一败涂地。

 

       年少成名的柯洁感到有些委屈,他在发布会上哭了。哭的是自己的失败以及懦弱。这种懦弱是不敢面对失败的懦弱。毕竟,他也只有十九岁。

 

      2017年五月二十七日,柯洁输给了alpha go,迎来了自己人生最大的挫折,却也迎来了自己人生最大的感悟。

    

       他在一局局的对决中,心绪被alpha go的每一步棋牵动,赛后甚至一度哽咽。为什么?因为心中有情感,alpha go不会因为棋子被围杀感到紧张,不会害怕失败,他仅仅是被下了指令:“赢。”然后他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实现这个指令。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好,哪怕子被吃尽也好,只要赢,什么都可以。

 

      柯洁在比赛之前,也料到了会出现这种结果,慢慢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

 

      只是他没有料到,他们竟然把alpha go交给了自己,美曰其名,研发人工智能的人类情感。对此,柯洁是一脸蒙蔽的。

我家尤里可爱到炸